202003301458【新】【PFC、本傑明和COBRA的訪談】《冠狀病毒和戰爭的關鍵更新》(是困局也是機遇)  

【新】【PFC、本傑明和COBRA的訪談】《冠狀病毒和戰爭的關鍵更新》(是困局也是機遇)
 Cobra & Benjamin Fulford Interview Graphic


2020-03-30

PFC: 我們很感謝。我從一個總體評價的問題開始,然後直接問你們一些問題。但如果你有重要的觀點補充請隨時插話。那我們現在開始。關于冠狀病毒,你們能否給我們一個2分鐘的更新。本傑明先說,然後柯博拉。

本傑明:好的。我的更新是黑暗和光明勢力雙方都在嘗試用這個病毒爆發獲得有利條件。舊陰謀集團想用這個病毒實施嚴厲的戒嚴法並且把人們關進集中營。比如日本政府通過一項法律,允許他們奪取私人財產,目的是把那些病人隔離起來。換句話說,建立集中營。好消息是這個病毒本來要殺死幾百萬人,但這沒有發生。所以很清楚的是隔離和免疫正在阻止這個病毒殺死他們所希望的人數。另一個好消息是白帽子們正用這個機會實行大逮捕。比如我知道在意大利梵蒂岡有80個高級的撒旦崇拜者已經被逮捕,我有直接的信息來源。我覺得美國內部的鬥爭也在達到高潮。所以總的來說這會成為一件好事。但有很多恐懼在散播,我最後的信息是不要讓這些嚇到你。這都是胡說八道,不用擔心。

PFC: 謝謝。柯博拉的形勢評估是什麼?

柯博拉:正如本傑明所說,黑暗一方和光明一方都在利用這個形勢。黑暗一方主要的議程是建立數字貨幣和新世界秩序那種受控制的社會。他們想推廣疫苗,實際上那將會是更有害的,會使形勢惡化。這是他們的計劃。他們把這些計劃與5G網絡鋪開結合在一起。他們一些人在行星地表,一些人在starlink衛星上,那將會加強對地表人類的腦控,加強地球隔離狀態。同時光明勢力正利用這​​個機會推進他們的計劃。我不會深入到細節,因為已經有很多謠言。我不會否認這些謠言,也不會確認。但我會說光明勢力正在做他們的工作。其中一個方面是昴宿星人通過他們的RCV星塵指令極大地降低病毒的效率,他們降低這個病毒的致死率和病毒的傳播。但同時另一方面有一部分地表人類沒有用正確的方式對待,他們正在有效地傳播病毒。所以我會說這個病毒是一個問題但有一些事情可以被遏制,一些事情將會被控制住,將會觸發社會不可逆的轉變。

 

 

PFC: 謝謝。有很多的事情要討論,我們可以逐一拆開。我想用一些時間談談其中一些,因為它們觸發了很多人的擔憂。我想如果我們逐點談談我們現在了解到的一些比較大的事件,才能稍稍平息人們的恐懼。本傑明,我們能否把這個冠狀病毒看作有預謀的攻擊?

本傑明:絕對的,不用懷疑。證據是壓倒性的。事實上科學家一開始的報告表明這個病毒不可能自然出現。然後他們用槍指著科學家讓他們撤回論文。我意思是,病毒爆發前美軍代表隊參加了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他們沒有獲得獎牌,即使他們有地球上最強大的軍隊。人人都知道整個事情是被策劃的,不是自然出現的。但就像我所說,它對現存的金融系統崩潰有效果,如果我們方法正確,那將會讓一個更好的系統來取代舊的。這就是現在這場戰爭的目的。我在…(聽不清)的消息來源說我們確實將要進行債務大赦和財產重新分配,他們將嘗試一個基於最佳實踐的金融系統,我認為這種系統已經存在,比如新加坡,中國,而日本也曾經有過。我不是說整個社會系統,我只是說計劃經濟方面。如何有系統地計劃建築一個更好的未來。就是這樣。我不是說政治自由或者其他方面,只是說經濟管理。

PFC: 謝謝。柯博拉在你收到信息中,這次事件是否觸發了地球聯盟所期待的反應或者是地球聯盟的計劃?這次事件是否讓他們措手不及,或者他們是否準備好計劃採取行動?


柯博拉:他們準備過一些計劃,但一定程度上這件事不是預料中的。在12月他們知道黑暗派係有各項計劃。一些計劃的目標是更多是在行星上削減人口,一些計劃目標是金融領域,所以有各種各樣的計劃。大多數計劃已經立即被阻止。但這次事件有點失控。所以現在光明勢力正在作出他們的回應…這些回應現在還看不到,但在後期階段將會非常有效。

PFC: 先到這裡,我們可能回頭再說。這一點我想再深入探討一下。本傑明,正如我們經常談到,陰謀集團”終局”是怎樣的,似乎他們非常絕望地做這件事。甚至這次事件是意外?

本傑明:明顯是提前計劃很久的,因為有很多跡象。如果沒有其他事發生,我們就會看到比爾蓋茨基金會,達沃斯那些人的流行病演習…

PFC: 還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那是event 201[2019年10月舉行的大規模流行病桌面推演]。

本傑明:是的,彭博贊助了那個活動。所以這些人,他們想殺死大量的人口,然後迫使剩下的人投降。然而他們讓我們所有人非常生氣,我們要反對他們而不是服從他們。所以他們把事情搞砸了,並且將繼續搞砸。


PFC: 是的,我同意。柯博拉,我們能否說陰謀集團和中央銀行家是撒旦崇拜者?很明顯我們知道這一點,但對一些新的觀眾,我們知道很多人正困在家裡,他們在尋找信息。所以我們想他們會更多訪問到這個網站。談談這個話題,為什麼這是一種撒旦崇拜?

柯博拉:光明會信仰遍布於行星社會的所有方面,不只是中央銀行家。也包括政治家,演員,政府官員。這是一個行星網絡。它實際上是一種死亡崇拜,他們相信死亡正如我們相信生命。這個網絡其中一個方面是想要清除90%人口。他們對他們的意圖很認真。他們已經被阻止,但這次疫情他們的目的是至少殺死1500萬人並且造成經濟崩潰的後果,以及更多嚴重的後果。這是他們的計劃,當然這個計劃不會成功。

PFC: 本傑明,為什麼他們現在如此絕望?

本傑明:我想這是因為有臨界數量的人在覺醒。就像我說過,我作為一個無神論者被撫養長大,當我面對撒旦崇拜這類事情時我發現很奇怪。但他們確實邀請過我加入他們,這就是我如何發現他們的。我是親身接觸而不是通過網上什麼信息而知道。他們說你可以加入我們,成為有錢有權的人,否則我們將殺死你。這就是我如何發現我正在與他們對抗。這是非常真實的。即使你不想進入那種一神論的心態,你也可以說當前這種無中生有創造地金錢,在電腦上敲幾個數字的做法對於99%的人類是極為寄生和有害的。這不是一個運行經濟或者管理行星的好方法,自從恐龍在6500萬年滅絕以來,我們比任何時候都在摧毀更多生命。我們真的要改變。這麼做是反生命的,正在摧毀這個行星上的生物,它需要被阻止。就是這樣。

PFC: 謝謝。我們說了很多”遠離日常”的話題,人們要用洞察力辨別,我只是把它們提出來。

本傑明:我學到的其中一件事是,我嘗試避免使用那些人們聽了之後就關閉頭腦的詞彙,你要把他們當成是嬰兒學步。就像我遇上這些事的時候我也不得不這麼做。但我覺得真正的重點是中央銀行不是政府實體,它們是由很多家族聯姻結成的組織私人擁有的,那些家族很大部分涉及殺死90%人類的陰謀,目的是為了保護環境。這是客觀事實。但那些家族很大部分其實在說:”這很可怕,我們不應該這樣做。我們可以拯救這個行星而不用殺死90%的人。”這種人是我們要團結的,因為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這是全球變暖派,他們是舊陰謀集團的一部分,但他們意識到種族滅絕以及他們所說的生命滅絕——殺死所有生物——不是他們所支持的。他們在分裂,有一大派系站在人類這邊。

 

PFC: 似乎一個沒有那麼邪惡的陰謀集團派係與那個極端邪惡的陰謀集團派系在爭奪權力和行星的控制。柯博拉你有什麼補充?

柯博拉:這是對整個形勢和這兩個派系非常好的描述,這個分裂要追溯到幾千年前的黑色貴族。實際上這種更致命和更強大的意大利病毒毒株的釋放是這場鬥爭的結果。那個想殺死90%人口的派系散播了意大利病毒毒株,它是一個突變版,與中國病毒毒株不一樣。它釋放在意大利皮亞琴察地區附近。皮亞琴察是被大多數意大利主要黑色貴族統治過的地方。所以這個病毒被放到那個國家的那個地方是一種信號。

PFC: 我就是想讓人們在這方面形成正確的看法。感謝本傑明提到嬰兒學步。我們每次做情況介紹都照顧到新人,但我們已經談了一年多,你是否認為這一次是正義和邪惡的最後一戰?

本傑明: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應該把它稱為善惡的最後一戰,但我看待的方式是我們這次能真正從根本上改善這個我們共同享有的行星的運作方式。我認為現在是用愛克服憎恨和恐懼的時候,陰謀集團一直利用這些情緒控制我們。所以我們需要利用這次機會,我們需要確保不浪費這個機會,這是我一直推動的。我肯定從統計學上我們將會勝利,他們注定失敗。我看不到他們有什麼出路。他們越來越多人在失踪,他們不能再用電腦合成圖片和假新聞來掩蓋。奧巴馬不見了,希拉里不見了,洛克菲勒不見了他們都不見了。現在比爾蓋茨很明顯把事情搞砸,就像1000個公司高管辭職不干一樣。整個系統正在崩潰,未來幾週將會非常關鍵。但我保證人類將會解放。

對不起我這邊有急事,有很多事要做。有人試過用5G電磁裝置攻擊東京使人們陷入恐慌,我們大干一場阻止了它。很多事情正在發生,未來幾周是關鍵的。但我聽到的是現在我們從統計學上肯定會獲勝。有沒有最後的提問?我要走了,現在沒有太多時間,請提最後一個問題,然後我要告辭。

PFC: 好的。我提一個問題,柯博拉如果不介意請留下多回答幾個問題。

柯博拉:好的。

PFC: 謝謝。經濟情況怎樣?這是你最擅長的,能否概括一下?

本傑明:關於經濟很重要的是有兩點,一個是真實的經濟,那就是真實存在的東西比如工廠,建築,農田。然後還有虛擬經濟就是金融。現在的問題是他們創造了上萬億元但現實不存在。他們所用的股市指數這類東西機能正在失調。人們意識到真實的經濟與這種金融魔法或者大規模催眠不一致。所以這意味著始於1990年代的無節制行為正在走到盡頭,就是那種允許100倍槓桿的做法。這意味著對普通人來說是好事,當這一切結束後會有一個以真實為基礎的經濟。我再承諾美國政權將會被推翻,我們能在一年內把普通美國人的生活標準翻倍,至少翻倍。這是一個承諾。

 

柯博拉:我有一個問題。對於我們在4月4,5日的集體冥想你有什麼看法?

本傑明:集體冥想是重要的,因為在許多方面這是一場心理戰,很多正能量確實帶來很大影響。所以如果人們希望事情成真,他們有力量讓它成真,只要有足夠人這麼做。謝謝,再見!

PFC: 謝謝柯博拉繼續在這裡,請告訴我你有沒有時間限制。有很多話題,希望我們能談到大部分,所以感謝你抽時間繼續留下。

整個形勢就像聖經那樣,正如本傑明提到的一個末日的情景在心理上被描繪出來。但或許這是那些嘗試描繪的人的末日。當然他們非常擔心。這裡稍微說一下背景,我不喜歡提到這個方面,但我們常常談到很多關於黑暗方面的事情,這很容易確定問題所在,但這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解決方案。這裡我們沒有聽到太多有關基督的東西。他們嘗試做的是讓我們遠離基督的愛和基督的教導,所以從某種真實的意義上感覺就像他們在推動敵基督。

柯博拉:是的。這個終局的情景,終局的瘋狂實際上是一件好事。這是某種週期的完結。它是黑暗的舊週期完結和光明的新周期開始。在印度人們稱之為爭鬥時代(KaliYuga)的結束和一個新黃金時代(Satya Yuga)的開始。所以這是一個新周期的開始。在舊週期的結尾總是有最大程度的唯物主義和靈性連接的缺失。在一個新周期,新的靈性能量的強大衝擊到來。它以每個人,每個生物自己的方式到來。一些人與自己的高我有連接,一些人與其他的靈性指導連接。一些人與基督連接,一些人與佛陀連接。這取決於他們自己個人的信仰系統。但我說的是隨著我們創造這個突破,個人與更高靈性本原的連接將會指數式增長。所以我們正處於舊社會崩潰的舊週期的最後階段,它不能再運作下去。

 

PFC: 謝謝。當我們談到崩潰,為何不說一下即將到來的4,5號的冥想。我想提醒大家提前看一下時間,因為有很多謠言和不確定性,說有可能至少在美國會有信息封鎖,因此如果發生某些設施或者互聯網關停——我不認為這件事會發生,但有這個可能——我們肯定希望人們仍然能利用這次機會參與定時的協同冥想。所以談談冥想會發生什麼?

柯博拉:你可以把冥想時間和指導說明打印出來。你可以在手機上截圖保存下來。你說的那些情況不太可能發生,如果互聯網封鎖了——儘管這不太可能——你也可以用到相同的數據。不管發生什麼,我想敦促大家參加冥想因為這次冥想真的能決定事情如何發展,它能最終地決定。

PFC: 是的。

柯博拉:這裡我想公開地邀請那些享受我們冥想的人推廣一下,因為這不只是關於我,我的冥想或者我的主意。這是關於集體冥想的原理,臨界人數的原理,量子上把一個信號放進量子場的原理。所以我公開地邀請Corey Goode,邀請David Wilcock推動這次冥想,把他們無論因為什麼原因對我的嫌隙,如果有的話,放到一邊。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現在是團結冥想的時候。當然如果將來有任何人,任何情況下想為人類組織一次集體冥想是非常歡迎的。

PFC: 謝謝。希望信息能傳遞出去。我可以正面地告訴你我的圈子裡,我的團體裡的一些普通朋友已經給我發了關於這次冥想的通知。這讓我感到高興,我想:很好,這個冥想有很多人知道了。因為我們仍然想教導聽眾一些可能不太接地的知識,我想先談談腎上腺素紅adrenochrome。關於這種藥物你聽說到什麼,它是否在武漢一個實驗室被製造,你有沒有聽說腎上腺素紅可能有意被白帽子污染?

柯博拉:我聽說過那些謠言,我無法肯定,並且有其他辨別壞人的方式。

PFC: 謝謝。這次事件似乎就像上帝在說:”如果你想崇拜偶像比如運動員,我就關了體育館。如果你想崇拜音樂家,我就關了市政廳。如果你想崇拜演員,我就關了劇院。如果你想崇拜金錢,我就關閉經濟摧毀股市。你不想去教堂崇拜我是不是?我就讓你去不了教堂。” 這段時間人們待在家裡,他們可以做什麼?這個信息與你產生什麼共鳴?

 

柯博拉:這個信息與我沒有共鳴。因為它所暗示的這種方式與我的高我沒有共鳴。這個病毒是黑暗勢力釋放的一種生物武器而不是高等的靈性實體釋放的。但人們留在家裡有一些很好的效果,因為人們將會有時間冷靜下來,減慢下來與自己的高我和本性再次連接。人類社會大部分過度的扭曲將會至少一段時間減少一些。

PFC: 恐懼如何顯化為正面或者負面的結果?或許可以談談每個人都有的氣場的能量水平。

柯博拉:現在被觸發的恐懼過去一直存在。它是潛意識的。現在是一次積極的對那種恐懼的淨化,並且很多恐懼實際上是共存於人類能量場的實體作怪。現在隨著全球大規模隔離和封鎖,人們被隔絕起來,那些實體無法像病毒一樣傳給其他人。所以它們將會餓死。我們不只是清除病毒,我們也在清理所有那些實體,也清理很多全球恐懼,這些恐懼已經被抑壓著貫穿歷史,貫穿世代創傷從父母傳給孩子,從一代傳給下一代。現在將被永遠地清理。

另外這次全球隔離是”事件”的一次非常好的演習。過去十天這個世界所經歷的轉變是一次非常好的彩排。當”事件”發生——我不會評論什麼時候發生——但當它發生時,人們將更有準備,因為他們已經通過了預備階段。這個情況也讓光明勢力更容易計劃”事件”,因為現在他們有更好的人類行為模型。他們更多地理解人類經歷類似事情時如何反應。所以這使事情變得更容易。

PFC: 是的,我完全看得到。你是建立轉變準備PFC背後的力量,這要回到2012年。我們的目的一直是教育和通知人們關於”事件”的信息,告訴他們有一個計劃關閉銀行然後實行大逮捕。這個病毒的出現似乎讓我們不得不對攻擊作出反應。這是不是”事件”的第一階段?因為要進行拆除,是嗎。

柯博拉:你能否再說一下你的問題,我不太明白你想問什麼。

PFC: 人們很困惑,我們談論的”事件”是太陽事件,也就是你說的不想給出日期的那個事件。

柯博拉:是的。

PFC: 你是否也把這次病毒看作”事件”的一部分,比如拆除金融系統?

柯博拉:我過去已經很多次談過”事件”的計劃,金融系統的數據是這個過程的一部分。

PFC: 好的。

柯博拉:但我不能評論當前的狀況是不是”事件”,很明顯我不能說。

 

PFC: 好的。但這不得不發生,在我們的社區領導者簡報裡提到銀行(關門)的事情將會發生。

柯博拉:是的,當然。

PFC: 所以我們不想說我們不會感到驚訝。正如你所說這是整個過程的一部分。我有一個關於病毒的問題。如果這是一種生物武器,聽起來這是冠狀病毒加上部分的SARS病毒,以及部分的其他什麼…冠狀病毒這個載體本身不致命,它是不是尋求清理自己SARS那部分病毒,就像人類染病後身體所有細胞運作起來清除疾病那樣? 我們能否期望同樣的事情發生在這個病毒身上?這個病毒尺寸,它不是那麼大的生命體,它會不會很快地運作因為生命週期很短?

柯博拉:人類身體學習如何對新威脅作出反應。這個病毒是一個新的威脅。每個被感染的人他們的免疫系統在很快地學習如何應對威脅和清除病毒。大部分情況下是成功的。問題是老年人同時有著各種慢性病,所以他們的免疫系統與三四種狀況作鬥爭,下一個狀況可能就會致命。這次是病毒使人死亡,其他情況可能是其他疾病。所以人類的免疫系統會學習如何處理病毒,但在學會之前我們需要用所有辦法阻止病毒傳播。

PFC: 謝謝。有報告說5G是削弱人類免疫力的一個主要因素。它在原本的鑽石公主號遊輪上。電磁攻擊對人的身體和精神有多大影響?

柯博拉:非常大。 5G網絡是其中最危險的。它能嚴重危害免疫系統。它影響了細胞膜,它是目前為止已被公開的其中一項最危險的技術。它是重點關注對象,這個5G網絡無論如何要阻止。

PFC: 有人說行星在經歷揚升,個人在經歷揚升,太陽在發出更多輻射和能量,一切都要更高的振動,因此5G是強迫人們有更高振動,這種說法有沒有根據?

柯博拉:我不會說5G在加速演化,實際上5G在阻礙演化。黑暗勢力在做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他們想阻止銀河中央太陽脈衝,當然他們無法做到。我意思是他們會嘗試一切辦法並且會失敗。

PFC: 謝謝。你提到銀河中央太陽脈衝,這是那些家族,統治者,控制者和執政官都知道的,他們幾年前想出一個辦法把這個脈衝武器化。當你說終末情景時,對他們來說這肯定是。那我們需要擔心這方面嗎?

柯博拉:執政官和黑色貴族有他們自己的預言,說將會有一個時刻這個太陽脈衝,一個銀河太陽轉變過程將會觸發到我們的太陽,而這種黑色太陽崇拜信仰所說的其實是銀河中央太陽的激活。所以他們說的是這個。他們其中一個傳說是在這個終結的時刻他們將被更高級的黑暗實體拯救,實際要發生的是他們將被送到中央太陽。他們將會被轉化。對我們來說沒有需要害怕的。這將是最精彩的時代的開始。

 

PFC: 謝謝。有一些希望和理解正面的信息是很好的。

柯博拉:我還有一點時間回答幾個問題。

PFC: 你是否看到這次事件發展成強制的疫苗注射?

柯博拉:當疫苗準備好後這是有可能的,如果世界還是現在這樣的話,那可能會有強制打疫苗的企圖。但最可能的是不會如黑暗勢力希望的那樣。第一,生物芯片。生物芯片排除在這次的新疫苗以外,因為抵抗運動已經清理了儲存在某些秘密設施裡的生物芯片。所以新疫苗不會有任何生物芯片。但仍然含有一些化學物質對人類有害,所以我們待觀察。

PFC: 特朗普最近發推文說這是一場與隱藏敵人的戰爭,我們將會獲勝。你認為他指的是什麼?你相不相信他知道ET或者跨維度的存在?

柯博拉:我覺得他個人不會太相信這些。他還沒有獲悉最高層的情況。他某程度上知道發生什麼。他同時被光明和黑暗派系影響,我不會太重視他的說話和行動。他只是這場遊戲終局的其中一個玩家。

PFC: 今天他說希望復活節那天教堂裡有很多人。他是否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或者有什麼需要擔心?

柯博拉: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因為大規模集會能加快病毒傳播。關於這背後的象徵,他意思是希望盡快重啟經濟。這是他的議程,他希望在復活節重啟一切。

PFC: 好的。

柯博拉:我會說這個目標日期也可能指另外一些事情,人們怎麼解讀都可以。

PFC: 再問幾個問題,如果你不介意。

柯博拉:好的。

PFC: 關於銀河的主題。在更高的層面有一場控制行星或者解放行星的戰爭在進行。大部分人不理解這個。你能否給我們簡單說一下。

柯博拉:好的,我給一個簡單的解釋。你們可能知道這個行星不是唯一有智慧生物的行星…我們的銀河係有數以千億的星球,這個宇宙有數以千億個銀河系。因此假設這裡是唯一有智慧生物的行星是非常瘋狂的。宇宙有其他勢力,他們很多人對這個行星有自己的議程。他們一些是正面的一些是負面的。地球是銀河系光明和黑暗派系代理人戰爭的中心,當然目前那些外星種族沒有公開自己。這是一場隱蔽戰爭,不是公開戰爭。這場戰爭發生在物質層面,發生在跨維度的高級層面,牽涉到先進科技。這些都沒有被人報導過。比如,現在正發生著一場量子戰爭,這是我之前沒有說過的。我現在可以說,有一場量子技術戰爭發生,光明勢力正在獲得勝利。

 

PFC: 謝謝。從光明勢力的角度,地表上的星際種子和光之工作者是否做得足夠多地支持解放運動?我們還能做什麼?

柯博拉:這取決於是哪部分的光明勢力,哪部分的光之工作者和星際種子。一些人做了他們所能做的一切。他們非常有奉獻精神,但一些人的性格缺陷,他們的信仰系統妨礙了他們。很多事情本來是有可能的,很多目標計劃要完成,一些事情本應該與目前的非常不同,如果光之工作者當中某些關鍵人物以及某些其他不那麼關鍵的人有不同表現的話。很多黑暗的情景已經被阻止,甚至現在這個情景也很可能被阻止,如果光之工作者團體的某些人有不同表現的話。所以這是一個複雜的情況,我不是以一個批判的形式這麼說,而是一種觀察的陳述。

PFC: 謝謝。提到觀察,你的網站上有許多你的觀察。我們在下面有鏈接,但你的網站是…

柯博拉:你可以google搜索Portal 2012,你會在第一條鏈接中找到。

PFC: 你們也可以到prepareforchangenet找到柯博拉的關鍵文章。那裡也有社區領導者簡報和更多”事件”的信息。在結束之前你能否談談未來,說一下SSP那種科技和治療技術?

柯博拉:正在等待我們的未來真的很精彩。我意思是,想像一下所有黑暗被移除,所有財政上的煩惱被移除,所有疾病被移除,所有精彩的科技被公開,能夠在宇宙裡暢遊。所有選項,所有可能性,無盡的可能性將為我們打開。這是我們正在實現的黃金時代。這是在黑暗隧道的終點等待我們的。我們現在處於最後階段,真正的終點。你從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中可以看到證據。如果黑暗勢力不是那麼絕望的話,這一切不會發生。因為他們知道遊戲結束了,這就是為何他們要這麼做。所以最後我想邀請所有人參加我們的冥想,分享我們的冥想,因為我們一起真的能改變和改善,並且決定這個行星的命運。非常感謝,光的勝利。

PFC: 謝謝柯博拉,謝謝你抽空到來,祝福。

柯博拉:謝謝,再見。

翻譯:ERTTQ0101

原文: https://prepareforchange.net/2020/03/27/benjamin-fulford-cobra-return-critical-corona-virus-and-war-updates/

 

資料來源: 星空間中文網

http://www.jsufo.com/thread-2158-1-1.html

回應

我是我所是. 我愛大家.

我們愛地球母親.

I am That I AM.

I Love You All. 

I Love Mother Earth.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Gaia Confederation
Gaia Confederation